上海名医指南——上海市瑞金医院心内科科室副

时间:2019-07-05

  

上海名医指南——上海市瑞金医院心内科科室副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吴立群】

  当时的县医院,整个心内科只有一台除颤仪,也从来没有人会使用,吴立群到科室不久,就正儿八经地操作了,“那会儿年轻,下了班就在急诊室呆着。有一天,来了一个严重心力衰竭的病人突然发生室颤,大家不知所措,有除颤仪却不敢使用。我在浙医学过,于是自告奋勇给病人除颤。《衢州日报》还专门刊登了这件事,称我是衢州第一个使用除颤器使患者获救的医生。”

  从硕士研究生到现在,吴立群一直在瑞金医院。20多年了,中国的心内科在这期间持续而迅速发展。“心脏内科分三大块,一是血液供应出现问题,比如冠心病;二是心脏的电传导出现问题,比如心律失常;三是心肌收缩率方面的问题,比如心衰。” 吴立群后来的主攻方向是,心律失常。

  2002年开始,吴立群每年举办上海瑞金心脏节律论坛,请国内外专家来展示,观摩交流国内外的水平,“通过这个平台,让国内外知道瑞金医院的心内科能做什么——不能闭门造车,相互学习的过程就是提升自己的过程。而我们小组还有个习惯,经常会抽出一天时间,就在酒店里找了个会议室,讨论某个领域未来两三年内什么项目最值得研究,七八位医生每人负责一个方面,所以,我们很早就注意到冷冻消融技术。欧洲是2006年开始冷冻消融技术,国内是2013年12月才上市,比美国、欧洲都晚。”

  全国一共做过6000多台冷冻消融,他一个人占到600台,十分之一。他告诉我,冷冻消融的优势,稳定性好,消融效果好;组织损伤小,并发症少;内皮破坏程度低,血栓形成发生率低,“最主要是,比起射频消融,医生的学习曲线短,一般三五十例学习就能操作,我国有1000万房颤病人,需求是巨大的。”

  原标题:上海名医指南——上海市瑞金医院心内科科室副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吴立群】

  心内与心外的默契合作,无缝对接,这是我见过最强的联合,更像一个磨合多年的心脏中心。任何一方有需求,另一方第一时间毫不犹豫赶到支援,我说,得益于你的情商,以及对方对你人品与水平的最高认可,“其实我更信赖他们,大名鼎鼎的赵强主任和他的团队,团队中每一位心外医生,都把心内病人当做份内的事,分秒必争。”

  28岁时,吴立群已经是当地医院的内科主任,工作两年后,他考取了瑞金医院的研究生。

  从一年只能几十例起搏器和简单的消融,一直到起搏器和射频消融,冷冻消融突破1000例,这两年每年以30%速度递增,他的成绩有目共睹,而他本人,已经是心脏起搏与电生理专业委员会主委,全国这个领域的副主委。“我们是站在前辈肩膀上发展的,瑞金给了我们展示实力的舞台。”

  一个十多年前心脏动过手术的病人,一直发生心律失常,来看门诊时,心脏已经很大,右心房有400百多毫升。“这个病人做手术的话,会立马影响其他功能,有风险;不做手术,就会慢慢心衰。跟病人以及家属沟通后,他们很配合,说要装起搏器就装起搏器,一切听医生。我们也放心地做。这种病人,很多医院都不愿意接,但是瑞金作为大医院,一定不能拒绝。”

  2011年,吴立群向上海市医学会打报告申请使用这个技术,次年获得批准。2013年,冷冻球囊消融术在中国上市,他第一时间向医院申请购买设备。瑞金医院有30多个临床科室,当时整个医院只有2000万的医疗设备购买经费,光这台机器就需要200万,经过一番争取,机器花落心脏科,瑞金医院成了上海第一家拥有冷冻消融设备和技术的三甲医院。

  他没有留过洋,但他把手下的大将都送出国,“他们一定要比我行,要在国际舞台上亮相,他们强大了,是瑞金的荣光,我的荣光。”

  瑞金医院建于1907年,原名广慈医院,是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有着百年的深厚底蕴。医院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绿化面积4万平方米,核定床位1693张(实际开放2100余张),全院职工3776人,其中医师996余人(正副教授及各类高级科技人员396人)。拥有中国科学院院士陈竺、陈国强,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振义、陈赛娟、宁光等一大批在国内外享有较高知名度的医学专家,其中王振义院士荣膺201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吴立群说,如果不是因为生病,自己大概也会成为一名教师。“后来高考填报志愿,一口气把10个名额全都写上了医学院。我要做一名医生,最起码把自己治好。”

  吴立群,男,主任医师,1985年7月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医学系获学士学位。1993年7月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获心血管内科硕士学位。2012年6月毕业于武汉大学获心内科博士学位。目前为上海市瑞金医院心内科科室副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曾获施思明基金奖及中华心血管病学会优秀论文三等奖,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2011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临床医疗成果奖”三等奖、2009年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颁发的“中国CRT十周年(1999-2009)杰出贡献奖”,作为主要完成人获得2010年上海医学科技奖一等奖、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擅长诊治心律失常。诊疗技术:心脏起搏器,心电生理检查及射频导管消融术。现任中国医师协会心律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生物医学工程起搏与电生理分会第八届主任委员、国家心血管病专家委员会第一届委员会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脑卒中防治专家委员会房颤卒中防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常委、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起搏组副组长。

  吴立群表示,刚到瑞金医院时,心脏起搏的研究远没有现在的水平,消融手术每年也只有一二十例。而现在,瑞金医院心内科在上海的起搏器植入量排名上海市第二,去年手术量超过1100余台,包括起搏器手术和消融手术,其中消融大概占到600台左右,并且以30%的速度递增。“希望未来两年能过2000台,五年超过3000台,现在已经具备条件,但是需要每一代人的努力。”

  “心内科和心外科互补,心外科是心内科坚强的后盾,有他们就在旁边,心内科医生更有底气。”

  他说起另一个病人,是转院过来的,重症心肌炎伴严重心律衰竭、反复心脏骤停、III度房室传导阻滞,血压都没有了,先找到赵强主任,赵主任并没有推脱,就把病人接下来了,处理完,心内科就上场了,心衰专业的医生给病人进行了精确的药物调整使其度过了危险期,最后,我们给病人植入永久心脏起搏器使病人能够安全出院并恢复正常生活。“这个病人光电击就做了七八次,真的是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上周病人出院了,现在看到我们就像看到亲人一样。心外心内科的配合,就像兄弟一般亲密。单打独斗不行,一定要整合。我们就是一个心脏中心,每一个医生都有强烈的责任心、爱心和事业心。”

  吴立群表示,迄今为止,全国一共做过6000多台冷冻消融,他一个人占到600台,十分之一。“冷冻消融虽不能完全取代射频消融,但是在治疗房颤、隔离肺静脉上有明显的优势,而且稳定性好,消融效果好;组织损伤小,并发症少;内皮破坏程度低,血栓形成发生率低。”

  他为多位百岁老人装过心脏起搏器,为才两个月的小病人做导管消融手术。“婴儿200多次/分的心跳,不做不行。但是做的话,每一步都是风险,这时候是承担还是推脱,考验医生的内心。”

  他至今记得实习时候见到的一件事,一个16岁的房颤伴快心室率的病人,送到急诊室心跳已经120-150次/分左右,医生给他静脉注射西地兰,心跳更快了,认为是可能剂量不够,又加注射剂量,病人心跳更快。最后发生心室颤动,错失治疗时机,16岁的孩子就这样离开了。第二天上午主任交班,把病人的心电图拿来一看,病人有预激综合征,如果当时值班医生能看懂心电图,或许就不会这样的遗憾了。

  “没有来由,就是喜欢电生理,一见到心电图就兴奋,越是扑朔迷离,越是斗志昂扬,如果能从最复杂的图形上找出疾病真相,并且驾驭它,不啻一次盛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拿读心电图当做一个嗜好,破案的快感不过如此。”

  其实,他还有一个特别珍惜的时段,那就是每天抽十几分钟陪老母亲坐坐,聊聊天,看一会电视,哪怕什么都不说,握着母亲粗糙的手,看着母亲脸上的皱纹,他都觉得心满意足。

  “我父亲已经走了。我现在发现,母亲是我最需要讨好的人。你总有一天会面对你最亲最爱的人的死亡,而且你可能根本就不在他们身边,可能你听到他们死亡消息的时候连一滴眼泪都没有。当死亡来的时候,你要处理很多很多事情,夜深人静时你可能会潸然泪下,那是最大的悲痛,此后伴随终生。一旦亲人们都不在了,你在这个世界上还要讨好谁?”

  1962年,吴立群出生于浙江衢州常山,父母亲都是教师,一个教语文,一个教数学,一个在小镇上,一个在乡村。那个年代物资缺乏,吃粮吃肉都按计划、要拿着粮票去换,而父母又工作繁忙,照料孩子的时间十分有限。时间一长,营养不足的吴立群患上严重的缺铁性贫血,整个小学有一半日子在医院里度过,勉强完成学业,上了初中。

  瑞金医院第一例心脏移植的病人,先找的是吴立群。一个16岁的女孩子,发生心律失常,心脏越来越大,整个心腔都占满了,下肢出现水肿。“孩子这么年轻,只有做心脏移植才能解决问题,这样就把她推荐给心外科的赵强主任。病人很信任我们,而且确实没有退路了,再下去肾功能也会有问题。也算幸运,刚好有一个车祸死亡的病人愿意捐献心脏,赵强主任和他的团队给女孩子做了心脏移植手术,术后效果非常好。现在小女孩长大了,说结婚的时候一定请我和赵主任证婚,这是多么开心的事情啊!”

  瑞金医院心内科副主任,主任医生吴立群,擅于诊治心律失常,心脏起搏器,心电生理检查及射频导管消融术。

  1980年,吴立群考取了浙江医科大学,那是高考恢复的第四年,科学的春天来了,读书氛围浓郁,学风很正。白底红字的校徽挂在天之骄子的胸前,吴立群感到无比自豪。

  冷冻消融,是继射频消融之后发明的心律失常治疗新技术。其原理是通过液态制冷剂的吸热蒸发,带走组织热量,使目标消融部位温度降低,异常电生理的细胞组织遭到破坏,从而减除心律失常的风险。大量临床数据显示,和传统射频消融相比,冷冻消融更易于医生操作,缩短了手术时间,治疗有效性高,并减少血栓等严重并发症,降低患者疼痛度。

  在医学院的五年,是对医学的启蒙。一接触到心内科,他就喜欢上了。“看到老师从云里雾里的心电图中做出判断,找出问题,像一个探案高手,特别神奇。破解心电图真的就像是破译人体密码,破解对了,就能解救一个人的性命,破解不对,后果不堪设想。”

  业界曾有专家认为,国内目前能够保质保量完成射频消融手术的心内科医生不超过100人,50-100例病人才培养出来一个医生。但冷冻技术只需要一二十例病人就能培养出一个医生,解放了医生学习的时间。“我国有1000万房颤病人,需求是巨大的,为现实提供了可行性。”

  毕业后,吴立群被分配到浙江一个县医院的普外科。但他对心内科念念不忘,一门心思想研究心律失常,院长安慰说,以后有想从内科换到外科的毕业生来了,你们再调换,这一年就先干外科吧。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
联系我们

400-28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皇冠体育365官网网址